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古 镇 雲 峰(续)

  • 唯德行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4522
  • 回复:7
  • 发表于:2017/5/7 9:46:26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苍溪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古 镇 雲 峰




胭粉的街道、戏楼,别致、美好。

胭粉街道东头,李府大门相接街口,挨山壁的张家院与王仕孝家相对的石坝子,横向大致3公尺、纵向5公尺。由此偏右30多公尺的石梯。之上,街口横置一座后背悬立山壁的大戏楼。这大戏楼,房盖都滚筒般的琉璃瓦殊有别致,檐口“心”形瓦似玉泉欲滴。房脊珠宝串连的大小锥体柱子,竞相挺直伸向苍穹。房脊中心珠宝串连最大的锥体柱子“心系”四面八方,珠雀银燕、龙凤熊虎都银链牵连。多边形房檐,各角弧形“四角板(方言)澡”上翘(长者这么说)。

    戏台下(面对着)左侧人家,篾匠谭利德岁月近百,一直以编织竹篾维持家人生计。戏台前,胭粉街道最宽的青石板坝子,宽约30公尺,纵深60公尺许;往前(南)3步石条台阶,之上,又一层正方形各边约20公尺的石板坝子;之上石梯六步,街道3公尺许、伸进6公尺;之上石梯8步,至庙门口。大戏楼台前至庙门口,由宽到窄、由低到高可容千多人的3层坝子,简直是先人造就看戏的好地方。

庙门口,之上与对侧相连而成楼房。从而庙门口前就是,大致宽3公尺长5公尺的通道。这通道与东南相对西北的街道呈“丁”字形交汇。由此,西南20多公尺至街头(往县城方向);由“丁”字形街口左拐,张家商店前面一截宽2公尺,每逢赶集最为拥挤。胭粉除了猪市,四面八方来往的人们交易大都云集这里。我上高小期间,赶集天在特别拥挤的人流中,双脚悬空乘“飞机”便一会通过。这狭长街道往前百多公尺,有一座大戏楼,人们把那里叫“汉船”,瓦屋可容千人。面对戏台而言,左侧是石壁,戏楼遮挡其后,前面、右边没遮拦(我上高小期间,这里只要演戏,我不吃饭都来看)。70年代起,这里成了社办铸铁厂。

由这叫“汉船”的大戏楼,经一截低矮地段往前过了“彭家”院前面,是国家粮库所在,人们口语叫“雲峰粮点”。雲峰粮点门市前壁,有特别醒目的正楷大字,“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”。我上学的小校,大小两套院子,自己就读的教室在砖柱挺立的楼上。高大的楼房,我最先见到时,觉得多么洋气多么了不起,心想能念书多么好啊。

胭粉街道,东头起至西南庙门口“丁”字形街口左右拐。因而,全街左侧,李府与国家粮库和学校其实都于雲峰山脊相背靠。“鼻尖”两面悬石陡壁间都“镶钳”有两三个人才围得住的香樟、黄梁树,树冠纵横而成一体。更甚,西北头字库梁“鼻尖”上的巨石间,一颗香樟、一颗黄梁树,五六个人才能抱得住。从而,整体“丁”字形街道两边,硕大的古树相互“守望”相互映衬,自然而然成为了一片绿色的天盖。盛夏烈日当空,这里处处阴凉。



胭粉所在山口,缘于东南雲峰、西北侧朱家梁,由高至低由远至近细小而“鼻尖”对“鼻尖”,好像要“握手”要“接吻”要“拥抱”,之间街道就像一条玉带幽幽传情。以东,宋江(东河)边大获城,蜿蜒铜鼓山相连阆中文城、博树过来猫儿垭汇云台观、紫阳寺山脉至雲峰,逶迤而至李府之上山脊。远来之路至“鼻尖”急转南侧斜至完小校之外。西北方向,六槐、玉女观、天星桥蜿蜒避尘山、朱家梁,于西北、东南往来的驿道,字库梁端直通胭粉。从而,这街口往上山脊,90公尺处东侧有座高2公尺多圆周3公尺的石材字库,所以名叫字库梁。

胭粉开外,两侧都有一道天险。以东,狮岭村张家坪与佘家湾,相背靠紧挟雲峰一段“牛项颈”;以西,罗家湾与杨家湾两面紧抵,而显朱家梁与银子湾之间一段“鲤鱼跳龙门”山脊。两道天险相距胭粉都2公里多,宽约2公尺、长约90公尺。两道天险都在驿道上:云台观、紫阳寺、鸡公寨地带人们赶胭粉都过“牛项颈”,“鲤鱼跳龙门”山脊,系南充与广元驿道。两道天险地段驿道,全都在悬崖峭壁之上。我上小学两年,每天往返学校路经张家坪狮岭一带,仰望“牛项颈”、仰望“鲤鱼跳龙门”地段界牌子,人们来来往往都好像悬空走“钢丝”。奇峰、险境,我也多么想上去感受一番。

胭粉两侧山系,东南雲峰至“牛项颈”、西北朱家梁齐“鲤鱼跳龙门”,山脚、山上,若平面而言都呈三角形对称。三角形整体,下底各边长大致2公里多、上面各边长大半1公里。上、下平面三角形所呈立体,各一侧都成等腰梯形,各等腰梯形一侧大都是悬崖峭壁。

曾经,1963年盛夏里一个赶场天,一早晨曦辉耀。爷爷为我所想,带我一同赶胭粉。路上到了张家坪狮岭,就不同往常绕道爬山,上“牛项颈”登雲峰,下山赶场(集市),再西上朱家梁至“鲤鱼跳龙门”。我跟爷爷特地两山看过:山上都三角形平地,正中都“金字塔”鼎立敬上苍。从而,我心里的影像比以前更为真切。

胭粉山水地貌十里地,诸如山脊“牛项颈”、“鲤鱼跳龙门”,多方位的两侧一些地方,都显得特别的相应相对称。

胭粉,多么像一只特别强劲健美的雄鹰。两侧都千多人居住的小平原:东北面,雲峰山腰承接“李府”井水的龙王沟,围抱狮岭所在张家坪(有原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题词“绿色世界”的标牌);西南面,街道紧贴韩家坪。韩家坪之一生产队居街道和相邻人们用水的“龙王井”,与“李府”水井“背靠”相对称,好像,一只雄鹰活生生的一双眼睛;雲峰两面大片平地,有板有眼都好像,那只雄鹰两翼的翅膀;雲峰两边山脊最窄处,以东“牛项颈”、以南“羊鹿垭”,恰恰就象那只雄鹰尾巴两边最长的羽翅;胭粉为自然的分水岭,两侧相对称的水流,东北流向东河(宋江)的龙王沟,西南流向嘉陵江的罗家沟,之间恰就像那只雄鹰,飞翔越往前越加宽阔的方道(呈“<”形)。“那只强劲美丽的雄鹰”,由远远东南方飞经南充阆中,栖息胭粉,向西北飞过银子湾、天星桥、玉女观,向往女皇故地皇泽寺。

直观胭粉,诸如东河边王渡人们举步驿道赶胭粉,太获城下练脚力,赤土垭口敲“铜鼓”,“鼓乐”声中上“斋台”,“三洞五步桥”前摸“狮岭”,两段青石梯上顶,李府大门前进闹市。

感受胭粉看四围,西上字库梁、东登雲峰山,远近山水处处美。苍溪白塔、避尘寺、照观寺、大获城、紫阳寺等,名胜古迹一一显见;静听观音寺外东河水声,远看云台观地理八卦;方圆百里内外地方的人们看胭粉,一道特有的景观特别亮丽显眼。看过,自然而然心里影印。



我老家对面华盖寺,基地所在山脊两侧对称,平地之下两侧凹进的白色图景全都对称,而全都像上面庙宇的倒影。我上小学,学校在华盖寺殿堂。在华盖寺向我家那里看去,一大片名叫“榜上”的田地,正中一条大路,而极像一部书时值翻阅。于是一些学生调侃我:难怪你多么喜欢读书,你们家那“一本书”时时都是“翻开”的。

人们谈论时有人探究华盖寺咋叫“华盖”?我家房前有条溪流,屋后小山“山田嘴”,“嘴”上一磳顶平而周围滚圆的巨石,有人趣谈那巨石就像一顶大盖帽“冠”山头,向着华盖寺正好相映衬。“山田嘴”立体前端,又好像一直向着华盖寺的一位高大强壮的护卫。或许,正是缘于“华盖”,听毛主席的话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,我一直勤奋读书。

诸如“华盖”,胭粉有许多奇妙之处。诸如:韩家坪相邻街道上那座大戏楼咋叫“汉船”;韩家坪邻街一带人们用水的龙王井,与“李府”水井隔山相对称;张家坪“狮岭”受“李府”水系龙王沟而得以怀抱、滋养。当年子仪故去,公众自发将其安葬在狮岭。

“胭粉”之名何来?妙语趣谈有言:曾经女皇武则天路经,在其住宿楼梳妆打扮。美言不一而足,我们乡里曾有一位秃头村姑竟然得以选入皇宫成贵妃,故事更为传奇。坊间且传说:一位皇家女子远游,而貌不足美,至此歇息间也擦脂抹粉。久远传说还如,古代战时,相关要隘通风报信,雲峰顶上先狼烟燃起。雲峰山势较高,故又得名“烟峰”。

摆龙门阵,大家欣喜听闻。人杰、地灵,多能见证。

子仪家早年由湖北麻城一带迁居四川,祖辈多仁人志士,致力报效国家。诸如子仪及其儿孙辈,胭粉人博学多才,海内外讲学的教授、省市县领导干部、部队师团首长、社会商贾大贵,为国为民做大业绩奉献的优秀人才源源涌现。我外爷成家时得子仪赐给一套瓦屋和一些田地,十分感激,我外爷的儿孙们的许多优秀学子,在县市省城都有豪车豪宅,致志随时去国内外游览学习。我表弟及老家同住紫阳寺地带的兄弟,已有好几位担当县市主要领导。近邻李府的张家院、杨家院、陈家院,当县长、部队师长、获人们信赖的企业家、敬老爱亲的淑女,胭粉人们都耳熟能详。

抬头看雲峰、心里想胭粉。古镇欣逢盛世,旧貌已换新颜。古镇狮岭村如今全国闻名,云台观乃张天师飞升之所,县委、政府已决定倾力打造云台观景区,雲峰古镇必将再现繁华,再显大美之景。
  
  • Nix_on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1 5:05:50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我是李子仪的后人,请问可以联系一下吗?我外婆是李子仪的小女儿
  
  • 坚持正义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1 8:28:31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云峰人民有福了
不做虚假的个告
  
  • 天高云淡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1 11:19:06
  1. 3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听我爷讲李子仪虽身居要职,但实为地下党员,土改时期被定性为地主枪毙其冤无处伸,好在后来得以平冤昭雪。从李家坝原供销社至乡政府大院全归其所有。逢年过节时节李家施财舍粮救济相邻,并非独霸一方,横行乡里。
     
我就是我,走别人不一样的路
  
  • 天高云淡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1 20:02:12
  1. 4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现李子仪之孙李先凯就居住于云峰场镇。据说是李子仪平冤昭雪以后,政府为了补偿李家分给了一套原云峰供销社的房子。听我爷爷讲那房子解放前就是李家的,新中国成立后被共产党没收了,李子仪身居国民党要职,加上是大地主,被枪毙了。正如楼主所说的那样,李家虽然是地主,家世显赫,但是从来都没有欺男霸女,横行乡里,相反逢年过节或者李家生日满月还施舍众里乡亲。现在想起来也算是完璧归赵。
         至于楼主说到的云峰以前叫‘胭粉’或者叫‘胭粉楼’。那么为什么叫‘胭粉’或者‘胭粉楼’呢?这里还有两个传奇故事,以至于后来叫其名。听我爷爷讲过去叫‘烟峰’,那是因为古代打仗在云峰山顶上点燃狼烟,给远处关口通风报信,因为云峰所处的地理位置比较高,每当有敌人入侵,就要点狼烟,久而久之就叫烟峰。后来又因为云峰所处的位置太高了,山峰直插云雾,干脆取名为云峰。现在还能找到过去遗留下来的关口,就在狮岭村的后山上,小时候在张家坪上学还爬山上去耍过,也是通往我舅舅家的必经之路。现在随着交通设施的改善,再也不会走那条路了。
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叫‘烟粉楼’我爷爷给我讲的是古代有一年皇帝要天下选妃来充实他的后宫(是哪朝哪代,我爷爷也没有说)。各地就开始进行美女挑选。我们这里也不例外,而且还有数量和期限的,必须是未婚和貌美如花的,然后统一集合在现在的云峰场。眼看期限就要到了可是怎么也凑不够数,这下可急坏了差人,要知道在过去那是要杀头的。一日时逢当场日,差人忽见一村姑长的模样挺俊秀,连忙抓来一看竞是个秃子。放了吧人数凑不够,回去要杀头,不放人数到倒凑够了皇帝一看是个秃子龙颜大怒,一气之下也要杀头。思来想去干脆好好的把这秃子打扮打扮,看看能不能呼弄过去。于是就叫老妈子开始给秃子描眉打鬓,擦姿抹粉,梳妆打扮。由于秃子头上长年长疮都结成了厚厚的一层痂,这老妈子也是毛手毛脚的,不小心碰掉了秃子头上的那层痂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就在这层日积月累的疮痂下面是满头的青丝乌黑发亮,再加上先前的打扮,简直若判两人,真是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。回到京城被皇帝封为贵妃。这差人也回去交了份美差,听说还得到了皇帝的重赏,原因嘛不说你也知道。所以后来就把那曾经为秃子变美女的房子称之为(胭粉楼)。
  • 蓝月亮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2 5:52:12
  1. 5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时间都哪去了
  • 蓝月亮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2 5:52:20
  1. 6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时间都哪去了
  • Mr.G
  • 发表于:2018/10/12 11:24:08
  1. 7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做事随心,对友随缘!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